“梦里梦到醒不来的梦”

之后

28号了,马上进入三月,文章依旧没发出去,一点一点拖过了死线。辜负了同事都在鼓励我。
一月份特别颓的时候,整个人什么都干不了,每天只是瘫在床上装死狗,周末门也不出,人也不见,电影全没看,脑子一片空白,小伙伴喊我去玩都一再婉拒了。
之后有天硬被姬友拉出去吃饭,说如果不把格格带给我的东西给我怕是下次她们见面东西还在她包里。席间劝我,知道我的顾虑,一句话点醒我“你又不是能学术造假的人”。我做不到胡乱改一篇报告当论文的事,我没有做过的实验我写不出东西,我只是一直不想直面这件事就一直拖到自己年限末尾。
吃喝着还胡乱说了些别的,抱怨点自己向来是别人垃圾桶,她们跟我说,你都这样了,就别当别人的最后一根稻草了好么,你要是自杀了,对方会负责么?
我死不了,从14岁死里逃生那天开始我就知道我不肯死,又不能好好活着,总是一遍遍鼓励自己要想想以后,二十年之后,三十年之后,四十年之后,自由了之后……

最近地铁站有个公益广告灯牌,上面写着“世界那么好,真想我没老”,看到的时候就会难过,因为可能我解脱的那天也已经是那个样子了,坐在那觉得自己十八岁,站起来才发现已经八十了。
我怎么跟他们说呢?我的出生是他们最大的成功,而我的成长是他们最大的失败? 如果他们养大的不是我就好了,我始终都是black sheep,只是他们看不到,因为我让他们看不到。
二十出头的时候觉得家就像个坟墓,迫切地想用结婚逃出去,动机太不纯了,自己又想得多,渐渐发现结婚如果只是为了这个目的,那么结局可能更悲惨,于是就像写毕业论文一样一直拖着,想拖到他们觉得我没必要结婚的那天,毕竟他们觉得结婚就是为了繁育后代,也没几年了,可偶尔生物本能又在催我,多可笑,同事同学都觉得我能做个好妈妈,但是我自我阉割,决定不婚不育。
那么就这样吧,不能狠,只能忍。

评论
© 梦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