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梦到醒不来的梦”

2018.9.16

继今早是找厕所醒来之后,午睡又做了一个特别沙雕的梦,必须记下来了
梦到转火车,在火车站里面死活找不到下一班车的候车厅,就出站了以为在外面,着急地找了好久打听了一下只有那一个地方有候车厅,又重新往回走,这一次就找不到火车站了
找人打听火车站方向,人家说只有那一个口,你火车快开了,要跟着男人多的队伍,走的快,就开始了跑,听到前面一个妹子跟朋友卖闪电侠的安利,但是她的描述特别怪,说巴里被闪电打到两层墙里,有了超能力……
又拐了一个弯儿看见一个军队驻扎处外面一溜卫兵就冲过去问火车站在哪儿,一个中国通的外国人在护栏里面拿出手机给我看电子地图,还问我看得懂吗?转过去就是火车站了,我还是找不到,火车赶不上了,想着...

想太多不好

我对自己的认知一直是抖M,可最近和朋友聊天以及几年来某些不靠谱的测试都显示我是抖S?
于是认真反思了一下,大概因为我是自保型控制人格,因此在一段关系里(不管是交友还是交往)我最怕的不是被人伤害而是不由自主地伤害别人,而以前的我即便伤害了别人自己也几乎感知不到,或者几年后某天脑子里那段记忆蹦出来才恍然大悟到底我做了什么。
做了这份工作也让我在某种程度上有些冷血,看多了逻辑哲学物理的入门科普书又让我太过理智,然而我毕竟还是一个好人,我总在自觉避免太过深入的感情交流,这样就无法不自觉地造成伤害他人、延迟性伤害自己。

止疼片没起效之前,还处于疼到像被穿脑,严重怀疑自己能不能健康活到退休,退休之前会不会老年痴呆症已经病发,还不到35岁,感觉却得先定个小目标开开心心活到45岁再想以后_(:з」∠)_毕竟算起来差不多要60岁才能退休
每次姨妈头痛也十多年了,要命,以前只是来之前疼,现在改结束之后疼了,最近睡眠还挺多的,也不知道要怎么才能遏制这种疼痛了哈哈哈哈

之后

28号了,马上进入三月,文章依旧没发出去,一点一点拖过了死线。辜负了同事都在鼓励我。
一月份特别颓的时候,整个人什么都干不了,每天只是瘫在床上装死狗,周末门也不出,人也不见,电影全没看,脑子一片空白,小伙伴喊我去玩都一再婉拒了。
之后有天硬被姬友拉出去吃饭,说如果不把格格带给我的东西给我怕是下次她们见面东西还在她包里。席间劝我,知道我的顾虑,一句话点醒我“你又不是能学术造假的人”。我做不到胡乱改一篇报告当论文的事,我没有做过的实验我写不出东西,我只是一直不想直面这件事就一直拖到自己年限末尾。
吃喝着还胡乱说了些别的,抱怨点自己向来是别人垃圾桶,她们跟我说,你都这样了,就别当别人的最后一根稻草了好么,...

1 / 7
© 梦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