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梦到醒不来的梦”

夜里醒来时强力要求自己记住的梦

怎么开始说这个梦呢?前面大概还有些别的什么,能确定的起初是上帝视角双方战斗,一方的主力是被逼迫的民众,所以在初现颓势之后,民众开始逐渐败退,但仍旧有士兵逼迫他们继续向前。继而,第一人称视角,广场上成千上万人拥挤着向后败走,“我”在最里面,靠近一堵墙,人群拥挤,后方被派来一个【众所周知很残忍】的女人,她拥有某种用言语控制他人精神的能力,于是在节节败退中,她被上面派来杀一儆百,所有人都惊恐地往后跑,生怕被她抓住,因为会生不如死。

人群层层堆上,“我”被压得喘不上气,感觉快骨折了,视角看不到的地方,那个长相其实挺甜美的年轻女子正在折磨一个可怜的女人,只能听到喧嚷的逃散人群也掩盖不了的尖叫,后来”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大概是被压在最下面弄晕了,而后面的人成了掩护的人墙,因为等”我“再清醒的时候,幸存者很少,广场上正在清理,我们的敌方——亦即是大概代表正义的那方已经胜利了,远远地能看到”我“感觉当时那个残忍的女人折磨别人的位置摊着一具尸体,披头散发赤裸的女尸,周围人都窃窃私语,说她死前经受了怎样怎样的痛苦,是自己把衣服撕掉的,不远处还有另外一个男人,还活着,但是已经精神出现了问题,茫然地爬起来往前走,医护人员想过去帮助他,但是又不敢靠太近,类似这种,只加深了”我“对那个女人的恐惧。

多年之后,”我“与丈夫(脸是夏冬青的脸)过着平凡的生活,小城很悠闲,”我“在那次事件中脸上留了一个很大的疤,看上去像是瞎了一只眼,但夫妻相爱,日子过的清贫却也和美,丈夫以前是当兵的,战争结束之后(不知道怎么)与”我“结婚,可一切的平静终止在这一天。

那个女人回来了,她要报复,因为”我 “是唯一的幸存者。获知这个消息后,惊弓之鸟的”我“开始收拾东西准备逃跑,丈夫出门了,一边焦急地等他回来,一边仓皇地收拾细软,打开衣柜正往箱子里塞东西的时候,从镜子里看到了当初噩梦的那张脸,于是抄起一个衣架就去抽那仍旧甜美可人的脸。令”我“感到迷惑不解的是,她居然没有发起她的攻击,等我最初的惊恐过后,才发现那是个印象中比那张脸还小很多的女孩,不到十岁的样子。

放下衣架,刚刚产生的一点愧疚感和松懈之心被这时才进门的女人完全吓了回去,这才是那个”我“内心中极度害怕的女人,她也老了很多,不复清纯甜美,四十岁左右的年纪,头发斑白,那个女孩可能是她的女儿,而且是小女儿,她带着长得不像她的大女儿一起进来,三个人,而“我”只剩下玩命想跑与其实根本跑不掉还不如拼死一搏的想法。

稍稍心安的是等好一阵兵荒马乱,“我”用一根皮带之类的东西勒住那个女人的脖子,防止她说出任何话来攻击我的精神时,丈夫回来了,有他的帮忙,那个女人挣扎的不是那么快了,但是就在“我”快勒死那个不知道会怎么报复“我”的女人时……醒了= = 特么倒是让我彻底勒死她再醒啊!强迫症伤不起!大概是潜意识都告诉我杀人偿命、少开杀戒于是赶紧把我弄醒了?!


© 梦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