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里梦到醒不来的梦”

20150316

一定是昨天睡太多才导致做这么累的梦:

不知道干了什么于是得罪了很有势力的一个组织,想要阻止他们骚扰到我的家人朋友唯一的方法是自杀给他们看,于是在姥姥家(我都十来年没去过)的阳台上,我准备死给他们看。

找到了一把手枪,为了保证是真枪还向天打了一发,这时候又担心自己下不了狠手于是由一位长辈代劳(没事,我来!这句明明是我们头儿的习惯用法,那就是她了!)正当我找了一块方巾想蒙住眼睛,最初是折成长条发现不够长改成斜对折刚覆在眼睛上的时候,砰,我们头儿一个招呼都不打就开枪了。

从二楼倒栽到下面的小花园里,额角能感觉呼呼往外冒血,手脚开始麻痹,生命就是如此流逝而去,反正已经被围观死亡了,所以暴尸了几天也没什么意义,然而一天又一天,不能动,看不到也听不到,心想着到底死后是什么样子,难道不应该没意识么,所以这到底是怎么个流程?

再度睁开眼睛,发现在一个墙很白的大屋子里,亲戚都在包饺子准备过年三十,热热闹闹的好像我也没有死。看到舅舅家的大表姐就问她闺女怎么没来,她说你也不看看你现在什么样,吓坏了孩子怎么办!

难道我已经腐烂了吗,巨人观了吗!赶紧跑去卫生间照镜子,也不过是脸上多了些麻点,根本不算影响啊。

愉快地吃完饭,从那个进深很长的楼里走出来,回身看去,才知道那是一棵大树,而我们正从树底的蚂蚁洞走出来,人越走越变大,有个白胡子树精跟我说,在我死去之前,他被人拜托救我一命,而且我体内已经没有了血液,现在已经算是【植物】人了,以后还会生长,但是会很慢,也属于能活很久的生物了。

平静的日子并没有多久,我的博客被人登录了,这证明我还没死,因为博客是绑定个人指纹一类,所以只有我自己才有可能登得上去,但是被我爸登了,只因为他拿一小节树杈接触了一下登录口,我们都不知道那短短的几秒就导致对方发现我还没有死,况且此时的我已经变成了一个十来岁的小男孩,而我所谓的我爸也变成了一个戴着黑框眼镜的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被抓走了,我要去救他,好不容易找到他的时候,他被绑在一个铁皮屋子里,有一扇窗,我们俩费了点时间把堆放的铁板搭在了窗上,翻过窗,巧遇到我爸的一个战友,居然是高老师!高老师是那个组织的一员,他就帮我们掩饰,让我爸躲到他办公室去。

有一个人(可能是机器人)来找高老师,但是坐在那个位置上的是我爸,我们很紧张,还好机器人被骗过去了,结果是我们被机器人骗了,因为我们还没逃走就被围起来了……

未完不续

© 梦溪 | Powered by LOFTER